人际交往
     
 
  学习心理 
  人际交往 
  情绪心理 
  个性心理 
  恋爱与性心理 
  择业心理 
  适应心理 

当前位置: 首页>>心理百科>>人际交往>>正文

 
 
心灵捕梦网|清明之后:怎样思考和接受死亡
2017-04-09 23:08  

缅怀先人的清明节刚刚过去,小假期也已经结束,但扫墓祭奠时的哀痛与思考,不会就此停止。

艺术家Candy Chang做过一个TED,叫做before I Die I want,她在经历了亲人离世后的悲痛后,发起了一项公共事业。她把一面废弃的墙上刷成了黑板,写满了before I die I want 的填空,才到第二天,Candy发现,那面巨大的黑板就几乎被填满了。

人们路过,抬头,于是驻足,捏搓一截粉笔,在上面写下简单的句子:

在我死之前,我想给成千上万的人唱歌。

Before I die, I want to sing for millions.

 

在我死之前,我想吃遍世界上所有的糖果和寿司。

Before I die, I want to eat all the candy and sushi in the world.

 

在我死之前,我想跨坐国际日期变更线。

Before I die, I want to straddle the International Date Line.

 

在我死之前,我想再一次拥抱她。

Before I die, I want to hold her one more time.

 

在我死之前,我想成为真正的我自己。

Before I die, I want to be completely myself.

 

这场艺术实验改变了Candy,也改变了很多人。之后,在世界上20多个国家和地区,人们建起了不同语言的Before I Die的黑板,去重新思考自己想成为怎样的人,要过怎样的生活。很多人也寄送自己的照片,写上愿想,发到Before I Die的分享网站。

 

 

虽人终有一死,但我不想去想它

恐惧管理理论

 

我们所有人早晚都会面临死亡,这个严重的事情能使我们生活中的一切似乎无关紧要:死亡使我们离开这个世界,使我们不复存在。但是我们又同时生活在一个否认死亡的文化之中,我们忌讳说“死”,我们被安慰节哀,我们被教导要忘记死亡。如果我们开始思考我们自己的死亡,传统观点就会认为我们可能正处于严重的恐惧、焦虑和沮丧中。

 

毫无疑问,面对死亡时,恐惧的确经常会发生。在心理学中,恐惧管理理论认为,所有人类行为的很大一部分是由无意识的对死亡的恐惧。这种恐惧会造成基本的焦虑不安,并促使我们通过一些行为去抵消这种焦虑不安,例如谋求权力地位或强烈捍卫自己文化的价值。我们感觉受到了死亡的威胁,因此寻求安全和意义感给自己底气去抵抗死亡。研究表明,人们对自己的死亡认识得越是清楚,他们就越倾向于变得更集体主义和唯物主义。

 

从未如此真实地活着

濒死者的转变效应

 

然而,思考死亡也并不总是带来恐惧和焦虑。也有大量的证据表明,意识到死亡可能会对人产生一个非常大的积极影响,并带来态度和视角的彻底转变。研究学者采访了许多人,将他们发生的剧变写在了《走出黑暗》这本书中。

 

在这些人中这些人有的被诊断出患有癌症,有的曾与死神擦身而过,如心脏病发作或险些溺水而亡。他们表现出一种崭新的活在当下的能力。面对过死亡让他们明白,未来和过去的都不重要,生活只发生在当下。他们持有更加感激的态度,他们感激他们的朋友和家人,感恩以前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感恩能够感知和体验周围的世界。他们感觉到的世界也变得更真实——他们以前从未注意到的东西变得直击人心的生动和美丽。以前捆绑在他们身上的担忧和焦虑——例如,不被别人喜欢,职业生涯不成功,或者过去使他们感到尴尬的事情——似乎已不再重要,他们从恐惧、野心、对物质的依赖、对地位的追求中,释放了自己。

 

一位叫Wilko Johnson的摇滚乐手在前一年被诊断得了胃癌,被告知只剩下八九个月的生命。但在听到诊断宣告后不久,他却说他感觉到了自己在真实地活着,这让他感到很兴奋,甚至妙不可言。Johnson告诉BBC:“我大部分生命都消耗在闷闷不乐的事上,但是这些都离我远去了……曾经可以轻易击倒我,让我担心,或惹恼我的事情都不重要了”“担心未来或者后悔过去只是在愚蠢地浪费时间。当然我们不可能会遇到迫在睫的死亡的威胁,但想到死亡可能会激起我们头脑中的不一样的感受。你看到的每一件小事,每一个拂过你的脸庞冰冷的微风,在路上踏过的每一块砖,都让你觉得你活得很真实。”

 

直视骄阳

怎样思考和接受死亡

 

为什么死亡意识对一些人有积极的影响,而其他一些人则没有这样的体验?

 

在很大程度上,这取决于我们意识到死亡的强度。死亡的焦虑通常是我们被动地意识到的,并且作为模糊的概念,而非我们可以真正面对的;而积极影响往往发生在真实地面对死亡后。当我们更直接地面对死亡时,我们就有机会会超越焦虑和不安全感,拥有一种截然不同的体会。

 

接受的态度也很重要。如果我们抗拒死亡,对抗它的必然性,拒绝放弃我们的生活,为一切我们会失去的和要丢下的人、事、物感到痛苦,那么我们也不太可能体验到死亡潜在的积极影响。

 

如果我们可以每天花几分钟思考我们自己的死亡,考虑这样一个事实:我们只会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一定的时间,死亡随时可能来临。这样提醒自己的死亡似乎有些病态,但是死亡的确是一个真实存在的问题,我们最终都会经历只剩下短暂生命的时刻,只是我们不知道这个时刻什么时候到来。一切目前苦苦追寻的东西都可能毫无意义,只有真实充分地活着才是想起死亡时的正确面对方式。

 

文章节选自公众号:京师心理大学堂

关闭窗口
 

辽宁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中心  地址:辽宁省沈阳市皇姑区崇山中路66号
电话:024-62202251 024-62602251  邮编:110036
ICP备案号:
辽ICP备 0500136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