个性心理
     
 
  学习心理 
  人际交往 
  情绪心理 
  个性心理 
  恋爱与性心理 
  择业心理 
  适应心理 

当前位置: 首页>>心理百科>>个性心理>>正文

 
 
科普知识|脑残粉的背后:崇拜的社会心理形成机制
2017-03-11 18:59  

文章导读:“当啷”,又到了小编的科普时间了。你知道“脑残粉”吗?你知道“脑残粉”的形成原因吗?虽然大家常说“一粉顶十黑”,但是小编要告诉你“存在即合理”。让我们一起了解一下“脑残粉”的心理世界吧!

   脑残粉”在当今“站队喊口号”的网络环境中其实是一种很鲜明和有趣的现象。

    而偶像崇拜(粉丝族)与宗教或者领导人崇拜有相似的社会心理机制,是一种有组织,有通过参与行为加强崇拜的现象,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研究群体身份、认知失调的被试样本。

    所以,我们不妨用社会心理学的几个理论来解释一下“偶像崇拜”的背后机制。

 

 

社会认同理论(social identity theory)

 

    首先,值得强调的一点是偶像崇拜通常不仅仅是个人行为,而是通过粉丝自发组成粉丝团(e.g.歌迷会、影迷会),通过粉丝团内部以及不同粉丝团之间的互动加强了对偶像的态度。

社会认同理论认为,当人们将自己界定为某些群体成员时,他们会将自己的社会成员身份纳入自我概念。由于个体需要维持积极的社会认同来维护自尊,他们会自动对自己所属的群体表现出高度的认同和向心力(in-group favouritism),对其他群体表现出仇视和敌对的态度(out-group derogation),尽管他们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。

 

    Tajfel et al. (1971) 采用了最简群体实验(minimal-group paradigm), 将互不相似、从未谋面的被试随机分成两组(表面上说按照他们对画的喜好)。研究结果显示,尽管这样的分类毫无意义,在这样单纯的分组情况下,被试足以表现出群体取向行为,分给自己的组更多的资源和正面评价,并贬低他组的利益。

 

    这样一来,粉丝通过将自己分类为“某人的粉丝” ,对自己的粉丝团产生认同感、归属感,将自己粉丝身份内在化自我认知的一部分。为了提高社会认同感和自尊,他们会通过更加积极地热爱、鼓吹自己的偶像和粉丝团,他们认为自己的群体比别的群体好,自家偶像比别家偶像好(偶像粉丝团体的互相掐架、贬低、竞争)。所以粉丝通常不仅仅比较各自偶像,而是比较谁的粉丝团更庞大,谁接机偶像的数目更多,谁刷票刷得更厉害更投入等等。

 

自我肯定理论(self affirmation theory)

 

    上面说到个人将对偶像的崇拜通过粉丝身份纳入自我,这样自我的延伸(extended self)会造成一系列的认知和行为上的改变。

 

    自我肯定理论指出人们天生有内在动力去保护自尊、自我概念的完整统一,所以当人们的自尊受到了威胁,便会形成防御反应以保护自我。 其中的机制可以从认知失调(cognitive dissonance) 来解释: 当有人来质疑我的偶像,这样的反对信息和我对偶像的崇拜态度是相矛盾的,使得我产生了一种不舒适的紧张状态,我必须选择修改其中一个信息来缓解我的认知失调。而由于偶像是我选择的结果,是我自我的延伸,这样的认知冲突威胁到了我自我概念的完整(self-integrity),于是我需要为偶像辩护,贬低反对信息的价值,选择性忽略它,或者反对他。只有这样,我才可以解决认知失调,保持我自己的尊严。

 

自我知觉理论(self perception theory)

 

    自我知觉理论主要用于阐释行为是否影响态度,认为人们通过观察自己的行为,从而得到对自己内在态度的结论。这个理论有些反常识,因为通常人们认为态度指导行为,但两者通常是相互影响的。

 

    比如说Guadagno et al. (2010) 用自我知觉理论阐释恐怖主义。他们发现,恐怖组织的招聘(如Al Qaeda),通常仅从简单的网上邀请开始,然后一点一点地增加对参与者的要求,而在这个参与者接受请求这个过程中,他们的态度也逐步变得更加极端,演变为恐怖主义。

 

    所以粉丝的形成也许只是源于最初对偶像的一点点兴趣(“诶我觉得他长得还不错”、“诶她笑起来好可爱”),慢慢地通过参与和偶像有关的活动(participation)、参加歌迷会聚会、表述对偶像的喜爱、跟踪偶像动态、熬夜投票等等行为,强化了内心中自己对偶像的崇拜,使喜爱变成迷恋( “我一定很喜欢他,不然我怎么会跟踪他动态”、“我要飞到韩国去看他演唱会,这肯定都是爱的力量”的心理活动)。

    付出的钱、时间、精力越多,对偶像的崇拜程度就越深,形成一个正反馈机制。如此循环,粉丝的行为和态度相互加强,可以做出更加疯狂的行径,形成所谓“脑残粉”。

 

参考文献:

1. Guadagno, R. E., Lankford, A., Muscanell, N. L., Okdie, B. M., & McCallum, D. M. (2010). Social Influence in the online Recruitment of terrorists and terrorist Sympathizers: Implications for Social Psychology Research. Revue internationale de psychologie sociale, (1), 25-56.

2. Tajfel, H., Billig, M. G., Bundy, R. P., & Flament, C. (1971). Social categorization and intergroup behaviour. European journal of social psychology,1(2), 149-178.

关闭窗口
 

辽宁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中心  地址:辽宁省沈阳市皇姑区崇山中路66号
电话:024-62202251 024-62602251  邮编:110036
ICP备案号:
辽ICP备 05001361号